藕秋子

古珏,画画的。

© 藕秋子 |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年少之梦1(建筑设计师Thor×理发师Loki)

好看w

蔚海深蓝:



  Thor早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结婚的第几个年岁,自从Jane升职为经理之后,她开始越来越忙,以至于在工作与生活中,必须明确地分出伯仲才能有效的处理,毫无意外,她选择了事业。




  这没什么,毕竟Thor当初喜欢Jane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不同于普遍女孩的矫情,而是刻苦追逐事业的野心。他替Jane感到开心....但这貌似和他的心情扯不上关系。




  记得当年在大学那会,Thor第一次遇见Jane时,对方让他眼前一亮,他从心底欣赏这个聪明又上劲的姑娘,他并不清楚什么是爱情,不过他觉得如果是像Jane这样的也不错,毕竟她不仅成绩优秀,长得还漂亮。(这是重点。)所以说,是啊,Thor觉得自己应该爱她,毕竟她那么优秀,又没有什么难搞的小脾气,而且他们都看对方挺顺眼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毕业之后的第三年,他们结婚了。婚礼很有派头,几乎请到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但Thor对这场婚礼仅存的印象就是,他抱着马桶吐了一晚上。


      七年的时间有多长?是毕业到结婚再到工作的过程,也是一个少年到丈夫再到大叔的推进,如今的Thor已经三十多岁了,其实这个年纪根本不老,但是他给自己留了半张脸的胡子,离远一看简直像一个流浪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工作不错,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师,收入也十分可观,妻子虽有点忙,但一有时间一定会回家,但是如今的生活对他而言仿佛就是一杯装在玻璃瓶里面的温水,一览无遗,毫无口感,就连当初那份能达到沸点的热度已经悄然流逝。他并不是没想过去酒吧夜店沉醉一晚上追寻追寻刺激,事实上他这么做过,但是到了第二天坐在办公室里,除了边喝咖啡边想吐之外,没有任何感觉。




  Thor缓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走进了卫生间。这段时间Jane出差去了英国,大约还要七天才能回来,周末难得的悠闲时光让Thor变得更加懒散,全身无力。他用手撑着洗面台,抬头望向镜子,说真的,如今这张脸已经让Thor厌倦到自己都不愿意看上一眼,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了出去,不耐烦地开始洗脸。操,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他的心脏都要停跳了!




  当Thor再一次抬起头的的时候,看着那些因为水而黏在脸上的头发,老实说,这画面即使是在白天也相当惊悚。所以他决定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去找一个该死的理发店剃成秃子。




  blank。




  这是Thor的同事Fandral曾经为他推荐过的施家理发店,用那人的原话就是:Thor,要不是因为你天天跟我坐在一间屋子里工作,在街上遇见你我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往你手里塞钱!你家没有镜子吗?!好吧,当然有镜子,只是不常看而已。不过Thor很喜欢这家店的装修,花白的墙壁打着暗格,营造出了十分立体的空间感,环境也不错。在他都进去时暗自想到。




  “欢迎光...临,”红发女店员楞了一下,随即笑容就有恢复到了脸上:“您是要剪头吗?”




  “嗯,是的。”




  “好啊,您要什么价位的理发师?”




  Thor想了一下,说:“最贵的吧。”




  “。。。”店员认真地看着这位有些邋遢的客人,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再次抛出了一个疑问句:“您确定?”




  “有什么问题吗?”Thor皱了一下眉。




  “没有,当然没有。Mike,带这位先生先去洗头。Loki!你来一下。”




  Thor被领去剪头之后,一位黑发的男子走了过去。




  “怎么了?”Loki问。




  “交给你了。”店员边说边用眼神朝Thor那示意了一下。




  Loki越过视线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山顶洞人后裔吗?”




  “我想差不多。”店员好笑地看着他,“总之他说他要最贵的。”




  Loki听后忍不住挑了一下眉:“你确定他付得起?”




  “他要是想赖账,直接报警。”




  “哦~那我一定会好好宰他一下的。”




  “别出什么别的花样,Tony已经看你不顺眼很久了,我可不行跟你一起被扣工资。”




  “亲爱的Natasha,你要相信我。”




  说完Loki走了过去,正好Thor刚刚洗完头出来,没干的水珠顺着他金色的头发躺到脸上,然后滑进久久没有搭理的胡茬里,Loki看着这个“山顶洞人”,忽然觉得这家伙有点说不出的性感。




  “这边坐”Loki把Thor带到最里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的时候,Loki看见那把坚固的椅子不自觉地自动沉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对面镜子里对方白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肌肉不自觉舔了一下嘴角。哦,忘了说,他有过性瘾症。




  那是在高二的时候,Loki的父母因为车祸而去世了。其实对Loki来说,这并不会让他的情绪有多大的起伏,因为毕竟他们和别的父母不一样,自他记事以来,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一天,或许是因为两个人都以事业为重,所以婚姻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个跳板,可以帮助他们互相得到最大的利益。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但是Loki倒是觉得自己像是他们成功事业的证明,存在的意义就仿佛是在宣示着:看,没有爱的婚姻多美好?所以久而久之,在Loki心中,爱情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父母车祸死亡的唯一影响就是让他没有了开支来源,他不愿再回到学校去面对那些充满同情的嘴脸,所以左后索性辍学来做了理发师。




  青春期的男孩除了心智逐渐走向成熟,还有一大部分是心理上。那段时间,Loki心情十分糟糕,晚上经常失眠,于是他就会在街上闲逛,那天正巧碰上了一个浓妆艳抹的拉街女,他有些忐忑地走过去,尽量装作随性地问:口交吗?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有这方面的需要,只是很好奇的问了一下,但没想到那女人说:I can suck you,and I can fuck you.




  Loki楞了一下,想都没想地快速走掉了,他觉得自己在不自觉的发抖。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他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从那天起,那女人的话总是萦绕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Loki越来越频繁地开始幻想有人真的对自己进行此类的性服务,最后他索性放纵自己去做,结果到最后朝着越来越严重的状况去发展。




  要知道,戒性瘾这件事可比戒烟戒酒难多了,不过好在他最后坚持了下来,不然他可就要因此而倾家荡产了。




  可是现在,该死的!Loki心中骂到,当这人用他那双该死的蓝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种失去控制的感觉又回来了!




  Thor一向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在大学的时候,他简直是班上的夜店达人,最享受的就是去各种放着重金属摇滚乐的地方与性感的女人和各种酒精为伴,一直嗨到天亮。或许是他前半生太挥霍了,所以上天让他在后半生享尽了平庸,婚姻对于Thor而言就像是一个开关,结了婚之后他开始变得稳重,深沉,更具有男人的魅力,但完全没有了想要继续疯的心智。




  刚一开始,他认为那是因为他爱Jane,不忍心她受到伤害,可是慢慢地,这个微不足道的理由再也不能说服他。婚姻也好,社会也好,也许这就是他今后的生活,抬头一看就能望到终点,毫无波澜。他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如此,但是当他看向镜子里的理发师时,他知道他错了。怎么会有那么绿的眼睛?深邃的像森林,剔透的像宝石,如同让人不自已地跌入的深渊。Thor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跳动了,当然,并不是说它之前不跳,而是变得更快,甚至乱了节奏,它不同于年轻时候与那些身材火辣的女学生在性爱中的刺激,而是跳得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什么。




  “先生?...先生!”




  “怎么了?”Thor回过神,发现镜子里的黑发青年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Loki当然在笑,他以为自己的情感只是单方面的,但没想到,对方表现的比自己还要明显,没有人会拒绝别人对自己的仰慕,不是吗?Loki开心地想着,他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




  “哦...额,我..."Thor有些不知所措,他敢肯定自己刚才的表情一定傻透了!对方会怎么想?一个以前步入中年的变态?




  “你要剪什么发型?”Loki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男人,嘴角闪现过一丝皎洁。




  “哦,嗯...你随便好了,只要比现在看起来好点就行。”




  一个不怎么好笑的幽默,Loki亲切地笑了笑:“我明白了。”




  见到细碎的声音在Thor耳边想着,他看着镜子里专心忙碌地少年猜想对方能有多大。他真年轻,年轻而美好,偏瘦的身形,好听的英伦嗓音,还有此刻穿插在自己发丝之间的修长的手指...他比Thor见过的任何一位男人或是女人都要美,比任何一个穿西装的人都要优雅,美好的让人想要犯罪。Thor有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真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变态。




  “您最近睡得不好吗?”Loki突然问。




  “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您从坐下之后就一直在发呆。”盯着我。当然,后半句Loki没说,他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大个子面露窘迫,有种恶作剧得逞似的愉悦。




  “我最近加班一直到很晚。”Thor随口说道。




  “是吗?你都忙什么?我是说,你是做什么的?天呐,我这样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不不不,这没什么。实际上,我是一名建筑设计师。”




  “wow~”这的确让Loki有一点意外,在他印象中,这群人难道不应该是穿着名牌西装打着领结,夹着公文包走在高楼大厦里的精英吗?但这家伙...Loki摇了摇头,他在想什么?说不定他是骗自己呢,谁会对一个理发师说真话?




  “这么说我们还是同行喽?”Loki继续说笑道,“你负责建筑上的设计,我负责头发上的。”




  “那还是你厉害,毕竟我设计水泥和木材,你设计我。”




  Thor这句话成功地把黑发青年逗笑了,湿热的气息喷到了他的脖子上,痒痒的。心里也一样。




  Loki转过身来剪侧面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耳朵居然红了,这毫无掩饰的反应激起了Loki的好奇心,让他想要不自觉地挑逗他,甚至勾引他。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从这个大个子一坐下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相当不错的材质,只不过白村不当已经显得破旧。一位已婚男子,Loki在继续想着:或许是一位被婚姻和枯燥的生活折磨得发疯的已婚男子,婚姻让他的生活变得索然无味,但他不该这样,我是说,看看那双蓝眼睛,它们远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而是应该在阳光下变得通透,变得闪耀。那是属于大西洋海水的蓝的海洋之心,不应该随船沉没,至少Loki不准。




  “Loki。”Loki在Thor耳边说道




  “什么?!”Thor显然被吓了一下。Loki好听而宛如大提琴般低沉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好像是一个魔咒。




  “Loki,我的名字。”他朝着镜子里的金发男人笑了一下,“你呢?”




  “哦...我..我叫Thor,Thor Odinson。”




  Loki有些惊讶地挑了一下眉,说:“wow~我没想到你这么正式。”他竟然连姓氏都告诉了自己。




  “额...职业病,你知道,在很多场合我们都得...”




  “我理解,我很庆幸你没直接塞明信片给我。”Loki的这句玩笑让Thor没那么尴尬,他继续问道:“所以,你是想我以后叫你Thor还是Mr.Odinson?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今后还来的话。”




  “Thor,当然。我是说,为什么不呢?我家里这里很近,而且我很喜欢这里的设计。”还有你。但Thor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你当然愿意。Loki心中笑道,他一向对自己的手段有相当强的自信,高中时他上的是伊顿公学,在那群高傲的贵族和政客的孩子里,依旧不乏对他的追求者,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任何人对自己着迷。




  “剪好了。”Loki把Thor的围布摘掉。




  Thor抬起头的时候楞了一下,怎么说呢,不能说Loki剪得不好,说实话,这个发型很适合曾经那个光芒四射的Thor,但是的他满脸的胡子,所以看起来有点好笑。




  “噗——”Loki也在背后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说真的兄弟,如果你把你脸上的胡子刮一刮的话,效果一定现在好,相信我。”




  Thor笑了笑表示同意。结账的时候,Thor问:可以刷卡吗?Natasha看了一眼Loki,微笑着说:“当然可以,先生。”




  接着直到Thor有些依依不舍地走出店门之后,Natasha几乎是立刻蹦到到Loki面前。




  “god!你吓到我了!”Loki抱怨。




  “先别说这个!”Natasha兴奋地抓住Loki的肩膀,“我刚才查了一下那家伙的银行账号,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哦,我以为你已经金盆洗手很久了,黑寡妇上线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流浪汉是刚刚洗劫了银行吗?!”




  Loki的笑容不自觉地上扬,“看来他没有骗我。”




  “他跟你说了什么?”




  “放心吧tasha,我可以保证附近的银行完好无损,他是个建筑设计师。”Loki边说边擦拭着手中的剪刀,“顺便问一句,你知道我的银行账号吗?”




  “不知道,怎么了?”




  “那么我想我们还是能继续做朋友的~”




  “去你的,Loki。”




  Loki满意地看着面前的这位红发美女朝自己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愉快地开始继续工作。值得一提的是,Natasha曾经是一位黑客,代号黑寡妇。要知道,这门行业远没有电影里那么炫酷,而是几乎都是一些戴着眼镜萎靡不振的瘦弱青年,继承着理科无美女这句话,所以Natasha无疑是个特例中的特例,不过就在两年前,她为了赚钱去窃取高级机密惹到了政府官员,所以决定消停一阵子,来这里做了个理发店的前台。你问这些Loki是怎么知道的?那完全是一次喝醉酒之后的疏忽,tasha时候连肠子都要悔青了。所以从那天开始Loki有了一个特权:凡是电脑出了问题,不管是大事小,先找tasha。对此,Natasha很崩溃,而Loki很享受。




  “难得的金主哦Loki,你就这么放他走?”tasha调笑道,别以为刚才她没看见他们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火花四射。




  “他会再来的。”Loki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


我都写了啥。。。。=-=

评论
热度(19)
  1. 藕秋子蔚海深蓝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w